歡迎注冊會員! 注冊  |  登錄  加入收藏

tsgg.gif

當前位置:首頁 > 行業資訊 > 人物專訪 >
先河•傳承•發揚(一) ——訪國際燈光博物館創始人丹•瑞德勒
時間:2016-03-17 17:15:11   來源:中國演藝科技網

        2016年,初春,廣州。

        3月2日,落戶于廣州市浩洋電子有限公司的首座“國際燈光博物館”正式揭幕。廣東省文化主管部門、國內相關行業組織、相關高校、國內外諸多燈光專業的專家等數百人見證了這一歷史時刻。

        《演藝科技》受邀參與了上述活動。博物館內的藏品琳瑯滿目,讓參觀者猶如徜徉在舞臺燈光發展的歷史長河中。在這里,我們穿越了歷史時空,看到了舞臺燈光發展的脈絡。在飽受震撼的同時,也促使筆者去揭開博物館的歷史面紗,探尋這座博物館從西方來到中國之謎。為此,《演藝科技》分別采訪了博物館創始人丹•瑞德勒和現博物館負責人蔣偉楷。今天發表對丹•瑞德勒的獨家專訪。

        初見丹•瑞德勒(Dan Redler),完全看不出這是一位71歲的老人。剛剛見面寒暄之后,他便迫不及待地要求去博物館內接受采訪。擔任他翻譯的博物館工作人員告訴我們,昨天,丹剛剛經過了二十多個小時的長途跋涉,從以色列來到廣州,很疲憊了,本來安排他去酒店休息,可是他非常迫切地希望先去博物館。而到了博物館,看到他曾經費盡心血收集、與他分別數月的一件件藏品,看到博物館內非常良好的參觀條件,一下子就滿血復活了??

丹•瑞德勒(左一)與演藝科技記者(右二)

        記者:丹•瑞德勒先生,請您簡單介紹一下自己。

        丹:我畢業于以色列特拉維夫大學,主修戲劇創作。后來又接觸到舞臺燈光,開始進行戲劇的燈光設計。并且還是以色列丹諾劇院燈光公司(Danor)和康寶萊燈光控制系統公司(Compulite)創始人之一。

        記者:您有作家、劇作家、燈光設計師、企業家多個身份,并且都很有建樹。您是怎么兼顧這些工作的?

        丹:這些工作有很多相通的方面,最主要的是,這些都是我很喜歡的工作。在戲劇方面,尤其是劇院的舞臺上,文學藝術和技術是相互融合交相輝映的。我個人非常喜歡劇院,因為劇院可以把觀眾、舞臺燈光聯系在一起,燈光設計師可以為舞臺賦予靈魂。我做燈光設計、開辦企業,最終的目的也是為戲劇、為舞臺服務。

        記者:是什么讓您有了創建一座國際燈光博物館的靈感?

        丹:我從25歲開始從事舞臺燈光設計方面的工作,這些年來也讀了很多文獻資料,其中有兩本書,一本是介紹劇場發展的,另一本是有關舞臺燈光發展的,都是很珍貴的古籍。這兩本書的目前也收藏在博物館里面。正是受到這兩本書的啟發,我萌生了建立一座舞臺燈光的博物館的想法,希望把從舞臺燈光出現到現在的發展歷程呈現給大家。

        雖然,展示舞臺燈光發展的方式有很多,包括可以寫一本書,但是我不想以書本的方式,而是想用實物展示的方式。因為每一件實物的背后都會有一個故事,也能夠讓看到的人留下更深刻的印象。

        記者:您從什么時間開始籌建博物館,什么時間建成,收集了多少件藏品?

        丹:這個想法已經有很多年了,真正進入到實質性的籌建階段,是在2001年。經過兩年多的時間,我創建的世界上第一座國際燈光博物館建成了,于是,我就又有了一個新職務——博物館館長。

        博物館的藏品數量一直是緩慢增長的,最初有一百多件,到2015年初的時候已經有226件。在博物館的展品布置上,是按照時間軸的順序進行的,從文藝復興時期出現舞臺燈光的雛形開始,到現在電腦燈的普及使用,每一個舞臺燈光發展的革命性的階段,在博物館里都能夠找到對應的展品。

 

 

        記者:這座博物館開創了先河,也花費了您大量的心血,收集的藏品很多都是古董級的吧?

        丹:在這座博物館的建設上,我花費了很多的時間和金錢。這些藏品,基本上都來自歐洲,絕大多數都是原物,都有那個時代的烙印,包括文化上的,經濟上的,社會發展的,科技發展的。比如,有一件18世紀的銅制油燈——就是當時具有革命性的一款燈具。這款燈雖然使用油作燃料,但卻是采用當時革命性的發明技術——阿爾干法設計而成的,它能達到10支蠟燭的亮度,光非常強,所以價格也非常昂貴。當時只有國王、貴族級別的人才買得起。后來就越來越普及了,價格也慢慢降下來了。現在,這樣的油燈幾乎很難再看到了。這件油燈我花了5000多美元好不容易才收購過來。類似的藏品還有很多,都非常具有歷史價值。

        記者:是什么原因讓您決定把博物館整體搬到中國,并且新址選在了浩洋電子?

        丹:燈光博物館轉讓搬遷是有多方面原因的。最初的博物館建在以色列,以色列不管在地理上還是人口數量上,都是比較小的國家,人口不過800多萬。雖然每年來參觀博物館的人,不僅有以色列本土的,還有其他國家的很多人,但畢竟客流量算不上很多。

        我開了公司后,因為商務方面的事務認識了蔣偉楷先生,后來就有了更多的合作。2010年,蔣偉楷先生來到以色列,參觀了燈光博物館,他非常贊賞,并且說,以后也要在中國建造一座包含東西方文化、舞臺燈光發展的真正的國際燈光博物館。我聽到他能夠有這樣的想法真的很高興。

        后來,我和蔣偉楷先生接觸越來越多,他也提出建議,要我把博物館搬到中國來。但我一直非常舍不得。畢竟,這座博物館是我親自創建的,就像我的孩子一樣。每一件藏品的獲得都有一段經歷與故事,如果真的搬到中國,那我們的見面機會就會非常少了……

        可是,博物館要傳承下去。我已經71歲了,我的子女也都有自己的事業。我的女兒是一名演員、音樂家,兒子經營公司,他們對經營管理這座博物館都沒有很高的興趣。

        而蔣偉楷先生有這個意愿。而且,這些年,浩洋發展得越來越好,產品已經在國際市場上站穩腳跟,我的公司就代理浩洋生產的燈具。他向我提出把博物館搬到中國來已經好多次了,他有這個熱情,不是心血來潮的突發想法。

        相比較以色列,中國是個人口大國、文化大國。我想,把博物館搬到中國來,能夠讓它更好地傳承和發展,發揚光大。經過慎重考慮,我同意了蔣偉楷先生的提議。

        但是就在我們商量好了一切事宜,準備簽訂博物館合作協議的最后時刻,我還是感到難以割舍,甚至一度猶豫要不要這么做,因為它對我來說就像是自己的一個孩子??但是看到蔣偉楷先生對博物館的熱情,想到他關于燈光博物館建設、發展的設想和計劃,以及我對中華文化的認同和喜愛,最終簽下了協議。 

        記者:今天您參加了揭幕儀式,有什么感想?

        丹:哇喔!今天太棒了!參加揭幕式有那么多人,還有政府官員出席,這讓我意想不到。沒有觀眾的博物館不能算真正意義上的博物館。原來在以色列的時候,參觀博物館的人每年也就幾百人,可今天一下子就來了好幾百人。在參觀的時候,我看到大家非常熱情、非常專注,仔細地參觀每一件展品,我心里特別高興!

        我非常慶幸,我和蔣偉楷先生的共同決定做對了,我們為博物館找到了最好的家!

        采訪的最后階段,丹•瑞德勒帶領我們興致勃勃地參觀了博物館,并且親自為我們當解說員,詳細講解著一件件藏品的歷史和功用。這份真誠和熱情讓我們深深感動。

        和丹•瑞德勒握手告別,我們祝福他身體健康、家庭幸福,有時間多來中國走一走,來博物館看一看。

參觀博物館的觀眾非常熱情

丹?瑞德勒興致勃勃地進行講

上一篇: EV潛心貫注十年打造的新一代X-line 12”線...
下一篇: 對話銳豐股份總經理凌子斌:踐應用驅動之為...

版權所有 北京《演藝科技》雜志社

網站運作 北京中演藝科文化傳媒有限公司

電話: 010-64097040

京ICP證15047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102001494號

东森登陆平台